『老闆,這款遊戲算我便宜一點啦!我是你們這家店的老主顧欸!多少給一點折扣啦!』
『那我老婆小孩要怎麼養啊?!』

『碰!』


2009 06 09
1545 台北地下街

這,這是怎麼回事?怎麼會突然爆炸?瓦斯氣爆嗎?不對,如果是瓦斯氣爆的話,那地下街的氣體偵測器應該會在爆炸之前就響了啊?而且剛才爆炸後整條地下街就一直冒著濃煙……
會是炸彈嗎?不大可能吧?台灣這幾年來都沒有發生過炸彈攻擊事件啊!

『碰!』

又一次爆炸……靠!我的耳朵……耳鳴了……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比起這個,應該先打電話跟老闆講一聲吧?

「喂,我是六隊的林靖宇。上校在嗎?我人在台北地下街,這邊有狀況。」
「上校在開會,這件事情已經有單位處理了。你先想辦法蒐集情報。」
「總之現在就是一團混亂,已經有兩次爆炸了……

噠噠~~噠噠噠噠~~~~
『啊!!』
外面的行人發狂的跑著……不過,剛才那聲音獨特卻又很耳熟,那是……

「幹,有人開槍!是AK!」
「中士,先找掩護!等安全後再聯絡!」
「知道了」

媽的我只是休假來地下街買個遊戲的啊,不然休假在家要幹嘛……話說回來,我好像有帶……呃,一把小折刀……這總比赤手空拳來得好吧?先拿出來以防萬一吧……
通道上都是在奔跑的人們…..好像是有人在驅趕著……看到了!拿著AK的人!!可是我只有一把小折刀……那麼……



2009 06 09
1557 台北地下街

รีบ!!(快點)

我看到有人手上拿著AK對著人群大喊,口中說著我聽不大懂的語言。我躲在柱子後面,以他現在的角度而言,是不會看到我的……可是終究還是會看到啊!我又不像遊戲裡的Snke一樣有著章鱼迷彩,或是像動畫裡的機器人一樣有著光學迷彩……
而且我手上只有一把小刀,能打倒他的機會只有一次,而且成功機會不高。過去我只有訓練過而已,完全沒有實戰經驗……應該說,台灣和平太久了,有實戰經驗的人應該都在等著躺進去小房子吧?

สวัสดี! คุณ ทำ?(喂!你在幹什麼?)

糟糕,被他看見我了!怎麼辦……

สวัสดี!(喂!)

不管了!

我立馬向他衝去,用左手將他手上的AK槍口推向他的右側,右手則是用小刀朝他的脖子抹去-那裡有著動脈跟氣管……”……….”的一聲,他的頸動脈跟氣管同是被劃開,鮮血噴了出來。

น้อง ชา!(弟弟! )

糟糕!他後面還跟著一個人,我以為只有一個……距離大約有40公尺左右,刀子根本沒辦法對付他…..這時左手傳來的木頭觸感讓我開始了反射動作:左手開始往前摸……沿著這把槍……槍身的金屬傳來冰涼的感覺……然後是電木握把……感覺到了!
腦中有個聲音告訴我要這麼做:用左手握住握把,將食指放在扳機上,對著下一個敵人射擊……

噠噠噠噠~~

對方的胸口中了兩槍……雙膝無力跪地……雙手緩緩的垂下……身體向後仰的倒下

「呼~呼~哈~呼~」我不停的喘著氣,這……這就是殺人的感覺嗎?我感受不到情緒,我會開槍是因為……因為對方要殺我,我必須保護我自己……沒錯!我是為了活下去……這時感覺到心跳狂奔,腎上腺素被釋放出來了嗎?

等等,我還不能停下來!我必須先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,為什麼會有爆炸?為什麼會有……聽剛才說話的口音應該是東南亞的人……為什麼他們會拿著AK衝進地下街?對方到底有多少人?

『嘟嘟嘟~』
嗯?手機響了?

「喂,我是靖宇。」
「中士,我是康錚中將,負責處理這次事件的負責人,我剛聽說你人正在現場。孩子,我需要你告訴我現在的狀況。」
這該不會是一個無能長官吧?不對啊,軍方反應應該不會那麼快才對啊!而且又是這麼高層級的人……而且講話語氣又特別的讓人安心……
「呃……剛才地下街發生了兩次爆炸,然後有人拿著突擊步槍掃射並驅趕人群,從口音跟身材來看,對方感覺上是東南亞的人。這到底是怎……

噠噠噠噠噠噠噠噠~~

我反射性的撲倒在地上……幹!還有敵人嗎?……啊!另外一邊的通道!

「長官,大致上就是這樣了!我會想辦法去清理我這個位置以西的敵人,但是我並不清楚有多少敵人,希望長官你能派支援過來。等下會傳簡訊告知情報。」
「最強的支援已經在路上了。你不要太勉強自己,中士」
「是,長官。」

那麼,該上工了吧?該是證明這幾個月來訓練的時候了!




Let's Rock'n Roll

創作者介紹

異形の隨筆小札

STEPHENAL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